目前日期文章:200703 (3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07.3.30

 打敗周杰倫 被質疑內定得獎

自由時報記者謝文華/綜合報導〕「我入圍四次金曲獎,得過三項獎,但主辦的電視台從來沒有採訪過我,部分媒體甚至連客語類得獎名單都未列!第十四屆我獲得最佳專輯製作人獎,某報的標題竟是『周杰倫敗給無名野放客』,另一報則質疑我得獎是『政府用來討好客家人給的名額』,我氣得只能在自己的部落格上還擊…。」

客家歌手劉劭希痛心說出主流媒體長期對客家音樂的忽視。他在去年金曲獎頒獎典禮上感嘆:「沒有任何人可以證明我們用不同語言作音樂,就要少一點熱情、少一點技術。」他還說,十七屆金曲獎典禮,原住民語、福佬話、北京話、韓國、香港、日本等歌手都曾受邀演唱,唯獨沒有客家歌手曾受邀表演。

liautiam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蘇揆砲轟TVBS:扯警察後腿

〔記者黃敦硯、張菁雅/綜合報導〕TVBS記者史鎮康為黑幫份子周政保拍攝嗆聲影帶,行政院長蘇貞昌昨天上午火力全開,砲轟T台根本是在扯警察後腿,他更質疑T台是因為紙包不住火了,才承認造假。他要求NCC追究媒體相關責任,並指示法務部依法偵辦。

警政署長侯友宜也認為,因為媒體報導某些治安事件,影響整個行政團隊,也讓員警的犧牲並未獲社會大眾的肯定,士林之狼、台南學童綁架案都已經破案,但相關的報導卻不敵一位黑道份子的錄影。他表示,依據國策研究院的民調,七十九點九%對治安的印象來自於媒體,可見媒體的影響力相當大。

台中市長胡志強表示,媒體是社會公器,應善盡查證與明辨的責任,同時也要隨時留意,不要成為歹徒作惡的工具。

liautiam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y Jimmy Chuang and Shelley Shan
STAFF REPORTERS
Thursday, Mar 29, 2007, Page 1

liautiam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3/28/07  21:39:51

記者拍周政保影帶  蘇揆:嚴厲譴責追查到底

(中央社記者吳素柔台北二十八日電)TVBS今天表示,黑道分子周政保嗆聲影帶是由駐地記者史鎮康拍攝。行政院長蘇貞昌認為,記者和嗆聲罪犯有無犯意聯絡、是否有其他人參與,應追查到底,還原真相,相關涉案人員都要依法處理。

liautiam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李筱峰專欄》馬來紀行/遷都 廣場 移民

 

春節期間我陪父母親到馬來西亞旅遊,沿途有些見聞與感想,趁著春花盛開,心花未謝,記上幾筆聊供國人參考。

馬來西亞的首都原本在吉隆坡,數年前他們在距離吉隆坡約七十公里的地方蓋了一座「太子城」。所有的中央政府機關都遷到這座設備新穎、完全數位化的行政中心,吉隆坡則做為他們的商業中心。我參觀了這座美輪美奐的太子城,心想台灣何嘗不可以取法?將行政中心遷離台北,中部優雅的環境(例如中興新村)等著我們遷都去。

在吉隆坡的獨立廣場前,有一座壯麗的總督府。一八九七年英國殖民統治馬來西亞後,在吉隆坡蓋的這座總督府是以馬國國王(Sultan Abdul Somah)來命名。我不禁想起,號稱「祖國」的中國國民黨,來到台灣之後,原來的台灣總督府立刻冠上蔣介石的頭銜,成為「介壽館」,前面的大道也改稱「介壽路」。中英相較,統治藝術之差異互見。

為我們導遊的小張,是當地的華人。他告訴我們,他喜歡帶台灣團,不喜歡帶中國團,兩者差異很大。我問他有何差異,他舉一例說,台灣人普遍很友善,你對他們好,他們相對地也會對你好。中國團態度不然,你對他好,他們沒有感覺。

liautiam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義

■ 洪世才

 

立法院若要開臨時會,國民黨秘書長吳敦義堅持中選會組織法草案的排序,一定要在九十六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案之前。真的不懂吳敦義堅持的優先理由,更不明白吳敦義依據的是那一條福國利民的立法精神。看到的是有若強盜挾持人質在喝令被害人,若不先匯款過來就殺人質。讓人好害怕,這真的是我們的國會嗎?這真的是國家政黨的秘書長應有的流氓行為嗎?

真的好想請問吳敦義,攸關國家生存運作的中央政府總預算案,在你的眼中,只不過是你的政黨因為在有爭議的中選會組織法草案有利益,而欲求通過的扶梯嗎?在你眼中,國民黨要以政黨比例霸佔中選會,是比通過國計民生的中央政府總預算案還要重要嗎?

(作者為二林蔗農文化協會執行長)

liautiam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邱延譽 ■

在學校講「方言」被逮到就要罰錢、掛狗牌,是許多四、五年級生很受傷的童年往事,也使我這出生就跟著長輩講標準北平話、一心想學說客語福語的小孩,永遠不得其門而入。

直到長大服兵役,家長到訓練中心會客,值星官還奉令禁止台灣子弟講「方言」,園區裏只見外省人昂首闊步、談山笑水的;本省役男及其父母則卑微地躲在一旁低聲敘舊。這是我年輕時的親身經歷。

但是,誰說國民黨禁止「方言」?其實國民黨禁的只是台語和客語(版主註:還有原住民語)而已。空軍子弟在校園講侉腔極重的四川話,沒問題!我中小學時期的國語文老師,有用江蘇無錫話,也有用湖南耒陽話公開上課的,沒問題!每年雙十元旦,「蔣公」告全國軍民同胞書用浙江話,當然更沒問題!據說蔣宋美齡在公開場合用的是上海話、寧波話。難道這些不是方言?你可曾聽說被禁過?罰錢過?

好不容易等到政黨輪替第七年,行政院最近審查完成的「國家語言發展法」草案,定本國族群使用的語言,不管是福佬語或是客家話等都是國家語言,去除了「國語」與「方言」的概念。法案的精神是尊重各種母語。僅止如此,一如預料的,又引起泛藍立委抓狂跳腳,痛批這是「去國語化」、連「撕裂族群」都來了。

liautiam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語言平等

■ 蘇世雄

自一九五六年起,國府在台灣以禁用方言的手段強制推行「國語」,卻漠視所謂的「國語」(北京官話),其實亦是漢語族八大方言之一。北京話原是台灣人完全陌生的外來方言,卻以行政命令變成是唯一的「國語」。

台灣母語(閩、客、原)被歧視、被打壓成粗俗的方言;講母語要被處罰的政策,在台灣竟實施了卅一年(一九五六年至一九八七年)!

尤其,透過語言侵略手段,北京話在台灣已成功竄升成最強勢的主要方言,雖然其所屬母語人口在台灣僅占十二.六%。

我們應尊重先來後到,還給台灣母語原有的尊嚴與地位。包括台灣閩南語(習稱台語)、客語,及最弱勢的南島語系各族語。

liautiam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的阿舅

■ 曾琳雁

我的舅舅王中來先生,今天出殯。

舅舅是個生活在中部,不起眼的農民。他種了將近半個世紀的田,以前為了拉拔孩子,除了農務,他沒有其他休閒。這些年,好不容易孩子長大,兄弟姊妹們都勸他不要這麼拚了,他卻很自然的說:還有貸款要還啊。

九月初,因為斷斷續續有發燒的症狀,舅舅最後來到台北的榮民總醫院就醫,好不容易等到病床。我去探病時,住兩人房的他小聲的說:這邊每天要多付一千多元。由於經濟因素,舅舅當天便跟醫生提出要轉到健保病床的要求。

liautiam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美政壇為黑奴歷史道歉

編譯羅彥傑/特譯

美國近來再度盛行為種族歧視的歷史共業贖罪,公職人員悔罪儼然成為趨勢。受到維吉尼亞州議員二月通過一項為黑奴歷史舊案道歉的決議所鼓舞,喬治亞州多名黑人議員本月八日表示,打算在該州提出類似提案。馬里蘭州、密蘇里州也在討論是否跟進。目前田納西州選出的一名白人國會議員也拉到三十六名同僚連署法案,若獲通過,將使得道歉拉高到聯邦層次。

聯邦調查局三月初宣佈,正積極翻案調查一九五○、六○年代約十二件黑人命案,理由是可能違反民權,另有一百件案子也被認為應重啟調查。另外,揭露美國南北內戰後黑人受到全面壓迫與攻擊的新書「埋於惡水之中:美國種族淨化軼事」,也在最近發表。數家報紙也重新檢視當年對民權運動的報導,去年還為曾助紂為虐助長種族歧視道歉。

司法部長龔薩雷斯日前在華府記者會上說:「這些罪行的年代已然久遠。它們留下的傷口很深,且多數尚未癒合。」

自南北戰爭結束與國會批准廢奴的憲法第十三條修正案以來,已過了一百四十二個年頭。為何美國公職人員至今還想做出補償?這是因為過去帶來的啟示,開始讓某些人用新態度思考美國的種族問題。另外,種族偏見仍隨處可見,政治人物可能想抓住新機會來表達關切。重要歷史事件週年紀念,如美國最高法院駁回黑奴史考特爭取個人自由的提訟資格案在三月六日屆滿一百五十週年,也重新喚醒人們的歷史記憶。

liautiam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背叛蔣介石的蔣政權殘餘勢力

在歷史的轉型時刻,過去的大獨裁者蔣介石的歷史地位開始面臨檢驗,這是一件健康而理性的事:中正機場恢復正名為桃園機場;二二八事件的責任歸屬,已直指蔣氏是造成傷亡慘重的元兇;中正紀念堂也開始被考慮易名轉型;蔣氏的銅像也從軍中移走。這些「去獨裁者化」的行動,在一個「民主化」國家是必經之路,但是卻引起國民黨政客們的歇斯底里反應──到法院控告者有之、如喪考妣者有之、狂叫怒罵者有之、痛哭流涕者有之、聚眾阻擾者有之…,國防部長李傑還因為將蔣氏銅像從軍中移走而遭他們停止黨籍。從他們的反應就可以知道,他們果然如我經常對他們所稱謂的,是「蔣政權的殘餘勢力」。

這股「蔣政權的殘餘勢力」說:「『去蔣化』是在搞『去中國化』」。其實,不是「去蔣化」,而是「去獨裁者化」、「去個人英雄化」。而且與「去中國化」是兩碼子事。

我們反對繼續將蔣介石個人英雄化,不是因為他是蔣介石,而是因為他是獨裁者。這位獨裁者,曾經在二二八事件時派兵到台灣造成大屠殺;曾經在台灣厲行卅八年的軍事戒嚴統治,造成白色恐怖(他來台的十年內,就處決了近三千名知識份子,下獄八千多人,其中真正的共黨人員只有九百人);他破壞憲政常軌,連任五屆總統到死,又父死子繼;他實行一黨專政,造成黨國不分;他僵硬的外交政策,不僅使得他的代表被逐出聯合國,也讓台灣的國際地位陷入困境至今。

面對這麼多的歷史業障,蔣政權的殘餘勢力沒有任何反省,卻仍死抱獨裁者銅像不放,我們還敢奢望他們完成什麼「轉型正義」嗎?我們只期待他們不要復辟成功走回頭路就屬大幸了。

不過,說來也真令人啼笑皆非,這群蔣政權的殘餘勢力雖然死抱蔣介石的銅像不放、動不動就到慈湖謁陵,但是蔣氏後半生在台灣所堅持奮鬥的「反共」政策,他們卻徹底背叛!

liautiam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巴蘇亞‧博伊哲努■

 

在眾說紛紜中搭配入學降低錄取標準三十五%的「原住民族語言認證測驗」終於上場,根據統計,到考率為八十二%,比原先預期的數據為高;同時連只有一名考生的馬祖、六名考生的澎湖,都能實施這項測驗。

近年來原住民族的主體意識逐漸覺醒,除了自治、傳統領域恢復、產業發展外,語言文化的振興一直是知識份子最重視的議題;不過,儘管在嘴巴與筆桿表達重視,卻往往不容易在真實的行動中呈現,譬如有多少知識菁英的族語真的是非常流暢?有多少人其實一直反對將入學機會和族語學習綁在一起?還理直氣壯說:這是對原住民學生的再剝削。意思是:原住民學生已經是弱勢的地位,一般學科已經比一般學生差,再學習族語,只會讓原住民學生陷入更不利的情境。考試院希望原住民族行政特考分發制度能加入族語能力的認證,但是在全國的分區座談中,超過半數是反對的,理由一樣,那是對原住民權益的損傷。還有很多人認為,族語應該在家裡學習,即使在學校學習,也應該是設計一個沒有壓力的情境。諸如此類。但是,弱勢族群的語言要復興,僅僅規劃一種可有可無、毫無壓力的機制,沒有任何認證的做法,成效有限。

許多原住民族的家庭與父母已經不再使用族語,有些年輕一點的家長的族語程度,甚至比起在學校學過族語的孩子還差,族語的學習與傳承,如果學校不參與、不跟入學制度結合,試問,誰還會學?現在的國家語言政策調整了,將原住民族語言納入國家語言,不再視為方言,而且放進特殊的制度中操作,增加族語的實質價值,現在是族人可以深刻思考與真正以行動學習族語傳承語言的時刻。這段時間行走部落之間,不時見到一些父母和孩子們圍坐一起,拿著族語課本唸著、複誦著,雖然是臨時抱佛腳,但是親子這樣的互動也是極好的畫面。族語復興,不是靠什麼學術的理論,而是具體的作為;這次學生族語的認證成績如何,已經不是太重要,最重要的是行動已經展開,制度逐漸形成,族人們願意傳承祖先優美的語言。

liautiam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國民黨這次總算找對人了,再也沒有比中國時報主筆南方朔更適合擔任國民黨在監察院的代表了,在認為民進黨只有沈富雄及蘇貞昌兩個是好人的南方朔心中,必然可以施展監委大刀,將那些壞坯子的民進黨政治人物殺個精光。

權力絕對不只是春藥,它也是檢驗那些自命清高的知識分子最好的顯影劑。喜歡罵同行為御用文人的南方朔,原來是比較喜歡被馬用,這種特殊癖好,坦白講,沒幾個人比得上。

相對的,龍應台雖然在「誰在乎馬英九?」一文上極盡上乘拍馬之能事,但是在面臨權位考量的關口,顯然還是有她獨特的堅持。而且她至少是坦白的,對於錯過監委一職,不諱言有一點遺憾。這算是真君子了。

liautiam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轉錄:夢裡不知身是客

回台灣短短兩年,對政治議題已深惡痛絕。我可以想像,長期以來居住在台灣的人民如何的不願意再接受任何可能的政治洗腦,甚至對於二二八這樣台灣史上重大的事件別轉頭去,稱之為「政客們把自己的政治野心建立在過往的痛苦上」,或試圖以族群融合的角度看待,將二二八紀念日視為「以族群對立挑起傷口」。我自以為對二二八略知一二,因幾年前發現事件第一位受難者與父親同名同姓,卻不願湊熱鬧發表任何意見,以免又被打入「悲情」之流。然而今夜,曾經為教科書中的南京大屠殺流淚,曾經在午夜時分守候在收音機旁,為天安門廣場學生哭泣的我,深覺愧對祖先,愧對土地。今天之前,我竟從來未曾為這一段歷史掉過一滴眼淚。


liautiam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白色恐怖紀念館

■ 黃大一

二二八事件真相到底如何,有人說是官逼民反,有人說蔣光頭是元兇,事實是:該事件到底死了多少人,至今都還搞不清楚;不過,相對明確的是,白色恐怖是蔣光頭與其鷹犬們經過深思熟慮之後的整肅異己行為,也就是西洋人所說的計算過後的謀殺行為 (Calculated Murder),直接與間接受害者及其家屬之數,更甚於二二八事件。台灣已經有了二二八紀念公園,各地還有好多紀念碑;可是,被蔣光頭刻意製造殘殺迫害的白色恐怖,到底政府做了什麼實質的撫傷動作?還在追求真相的二二八不幸事件,都已經有了紀念處所(複數);而對於明確刻意壓迫的白色恐怖受難者,卻連個破廟都沒有,公平嗎?

蔣家廟當然需要處理,但是,再怎麼說也是花了老百姓不知多少血汗錢蓋的,因此,筆者建議:把中正紀念堂改為白色恐怖紀念堂,弔祭那些無端遭蔣光頭殺害的英靈與長期受迫害的家屬們,陳列出當年蔣光頭與其走狗們的惡形惡狀,讓我們後代的子孫有所警惕,這就是最大的德政了。

(作者為恐龍古生物學家、白色恐怖受難者家屬)


liautiam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央社記者林憬屏五日電)中央銀行今天公布,台灣二月底外匯存底為2679.87億美元,比一月增加了20.15億美元,是歷史新高紀錄,僅次於中國和日本,居世界第三。

央行外匯局副局長林孫源表示,外匯存底增加主因是投資運用收入,加上歐元等主要貨幣兌美元升值,以這些幣別持有的外匯折成美元後,金額有增加。

根據央行提供的資料顯示,由於各國公布外匯存底時間不同,中國去年十二月底外匯存底高達1兆663億美元,日本今年一月外匯存底8745億美元,台灣二月底外匯存底僅次於中國和日本。

俄羅斯二月的國際準備(包括黃金準備、特別提款權和國際貨幣基金準備)高達3111億美元,雖然不包黃金等部位的外匯存底數字尚未公布,但一月的外匯存底數字僅2155億美元。

印度二月底外匯存底為1861億美元,南韓二月底外匯存底2423億美元,香港去年一月外匯存底1314億美元,新加坡一月外匯存底1372億美元。

liautiam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6.10.30 自由廣場 約堡機場 洪奇昌 715

■ 林朝億

就在十月二十七日,南非的約翰尼斯堡國際機場正式改名為OR Tambo International Airport,以已逝之前非洲民族議會(ANC)主席奧立佛.譚波(Oliver Tambo)為名,以紀念其對於南非解放運動的貢獻。如果,我們一一列舉反對約堡機場改名的主張,跟反對桃園中正機場改名的說法,其實相差不遠。甚至如前新潮流大老洪奇昌本週日發表的「華航正名應理性考量 」鴻文,主張「貿然行事的結果,可能嚴重損及華航以及廣大乘客的權益」,也並未超越南非反對改名人士的論述。

跟台灣一樣,同為移民國家的南非,也充斥著許多外來者的名字。以約翰尼斯堡為例,就是當年兩個殖民官員Johannes Meyer和Johannes Rissik兩人為了表彰自己的功勳而命名。同樣地,約堡機場在一九五二年剛成立時,也是以曾兩度擔任南非總理、支持種族隔離政策的詹斯姆滋為名的。一九九四年,曼德拉當選首任黑人總統後,下令改為約翰尼斯堡國際機場這個中性名字。當時政府還宣布,往後的機場命名,不會再以政治人物為名。可以想像地,這次當政府打破了自己先前承諾後,白人族群會怎麼看。

一般白人大都不贊成機場改名,他們的說法也跟反對中正機場改名的講法類似:浪費公帑及操弄政治。白人的學校也不贊成將已享有盛譽的校名改掉,讓他們失去歸屬和榮譽感。南非商業航空協會總裁Oliver Stratford更指出:依國際行業規則,國際機場的名字應該與該城市名字相同,約堡機場改名後,將給各航空公司和旅客帶來不利的影響。

liautiam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正男】導演/陳博文

台灣第一部海陸客語紀錄片「大正男」3/17巡迴到九座寮客家庄!!

liautiam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麻辣評論/火終於燒到自己
 
黃光芹

副總統呂秀蓮近來被媒體問到拿國務機要費去買醬瓜一事,言詞神色顯得異常激動,並直接判定這是民進黨總統初選惡鬥的結果。
 

liautiam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九四七年三月五日,蔣介石發了一封密電給陳儀:「陳長官。已經派步兵一團並派憲兵一營,限本月七日由滬起運,勿念。中正。」三月七日,蔣介石再度電告陳儀,軍隊已正式啟航。八日,憲兵第四團司令張慕陶拿自己的生命向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擔保,中央政府絕不會對臺灣採軍事行動。未料當天下午,大批增援軍隊即由基隆港登陸,展開臺灣史上最血腥、慘烈的一場大屠殺

當時家住基隆的許曹德回憶,朝窗外望去,只見一批批無辜青年被軍用卡車載走,馬路上是一具具的屍體,基隆頓時化為死城。在恐怖屠殺漸歇的四、五日後,許曹德跑去探視奶媽,才發現幼時玩伴旺仔哥因出門要把板車放好,隨被軍隊擄走。一行人來到港邊認屍,只見橫佈的屍體,雙手反綁,手腕被鐵絲鑿穿纏繞,因浸泡海水而腫脹變形。事實上,不只基隆,臺北的臺大、師範學院(今臺灣師範大學)、延平學院及各中學學生數千人,在二二八事件爆發後,立即在中山堂召開學生大會,抨擊陳儀。三月三日,由保密局(原軍統局)臺灣站站長林頂立,命許德輝為首的臺北角頭組成臺灣忠義服務隊,並由許德輝出面爭取二二八處委會治安組組長一職,以維繫治安為由,組織起臺北的學生勢力,計千餘名學生參與。

這個夾雜著學生與流氓的隊伍,有流氓趁勢魚肉鄉里、製造混亂,營造臺灣仍處於暴亂的場面;另方面,不知情的學生,本著一股熱血,盡心維護臺北治安,卻不知背後有個大陰謀。

當蔣軍在八日晚間由基隆開赴臺北時,參謀長柯遠芬與許德輝共謀,在中山橋誘殺忠義服務隊的學生百餘名,同時殺進二二八處委會,槍殺現場以延平、開南為主的學生二百餘人。九日凌晨,陳儀宣布北市戒嚴,十日解散二二八處委會,將忠義服務隊的學生視為二二八處委會後之必滅組織,並根據名單搜捕,若家屬、同學無法交人,就得押一人來替死。親身經歷二二八而寫下《被出賣的臺灣》的葛智超(George H. Kerr),就親眼看到學生被成群綁赴刑場。總計八日起的五天內,臺北有超過七百名的學生為蔣介石軍隊所捕殺。

經歷綏靖清鄉的全島性屠殺後,政府除透各種方式監控學生,並嚴禁學生間的任何集會,校方也在政府的要求下,對參與二二八的學生進行懲戒,並開始徹底的洗腦教育。

liautiam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