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黃後秀

翻開昔日的照片,北大武山下好茶村的印象重新啟動我腦夾中的檔案,在腦海中讀出了民國八十八年的好茶旅途。

好茶的由來

好茶,這個名詞常令人誤會是產茶的地方,其實,它是西魯凱族部落Kochapongane古茶布安(意謂雲豹的傳人)的譯音。好茶,在西魯凱族而言,有著新舊的區別。舊好茶是指西魯凱族在北大武山的舊部落,而新好茶則是民國六十七年由北大武山遷到南隘寮溪的新部落,即現今的屏東縣霧台鄉好茶村。

新舊好茶在古茶布安人的記憶中,有一份歷史的哀仇。民國六十七年,國民黨政府為了便於控制原住民,進行所謂現代化生活運動,將古茶布安人遷入南隘寮溪好茶村,並蓋了平地房子提供他們居住。這項所謂改善原住民生活的美意,在原來居住「石板屋」的古茶布安人而言,卻是對傳統建築技術的傷害。

古茶布安的史官-奧威尼感嘆說:「平地文化的介入,讓住在新好茶村的年少一輩,忘記了石板文化。」為了喚起新一代對傳統文化的認識,耆老們常帶他們回舊好茶,去瞭解自己家鄉的文化。

好茶的編織

織布是古茶布安婦女錶現慧心巧思的重要手藝,也是代表少女是否達到成年標準的依據。因此,若織布的技術學不好,可能嫁不出去。古茶布安婦女織布有一項禁忌,就是男性、家中有喪事者及小孩都不可碰觸織布工具。為避免他們誤闖,古茶布安人特別設置織布屋,讓所有婦女集中在此互相觀摩,並接受耆老的教導來薪傳之織布的技術。

由於受到現代化衣服便利的衝擊,承傳編織技術的古茶布安少女越來越少,而熟悉編織技術只剩下老人家。在好茶村中,可以看見老年婦女集中在一起織布,這些織布除了提供家人穿著之外,亦銷售到平地,成為經濟的來源之一。

古茶布安婦女除了編織衣服外,花冠的編織也是她們藝術的表現。花冠由十幾種花藥草編織而成,具有清涼止頭痛的作用,因此,對婦女來說,花冠不只是美觀,還含有健康的觀念。此外,若在花冠上另配帶「百合花」,對古茶布安婦女來說,象徵著「貞操」;對男性而言,則象徵著勇敢(男性要配戴百合花,則需要獵獲一定數量的獵物,並經過一定的儀式才行。)

好茶的建築

擁有石板屋,在古茶布安男子心中,是最大的榮耀和驕傲。石板屋建築的結構非常簡單,寬不到十尺,長約十五尺,屋樁的高度約六、七尺,屋簷高度則不到四尺。建物以石片堆成牆壁,以木材做成橫樑,以樹皮及蘆葦蓋成屋頂,地上則鋪石板。

石板屋的特性是耐久、東暖夏涼,颱風吹不倒,敵人攻不破。石板屋在好茶村已不多見,僅頭目及牧師或高階的人士才會興建,而大部份的古茶布安人都居住在平房裡。從平房的裝飾,可以看出古茶布安人傳統石板文化的延伸,這與平地的平房不一樣。

好茶村每戶人家使用石板裝飾房子,除為了美觀外,還透露出屋主的身份地位及個性。門外若裝飾陶壺、百步蛇,那一定是貴族之家。如果是出獵人頭圖案,則指這家族以獵人頭出名。有的甚至在石板上彩繪配戴有百合花的古茶布安男女圖像,表現貴族人家的特性。此外,若是牧師家,則會彩繪聖經中的故事。從這些不同性質的石板藝術中,顯現出好茶人天生的藝術細胞與繼承祖先石板文化的血液。

雖然平地文化對好茶村造成傳統技藝的衝擊,不過,天生樂觀的古茶布安人仍守著祖先剛忍堅毅的石板精神,在好茶村中實現他們建築及編織的夢想。

參考資料:奧威尼.卡露斯旺,《雲豹的傳人》,台中,晨星出版社,1996年。

2/16/2005 11:34:33 A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autiamding 的頭像
liautiamding

liautiamding

liautiam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