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 我們依然仰望星空 支那客如何慶祝國民黨勝選

外頭冷風不斷往飯店門口吹來,二輛載滿了陸客的大巴士就停在大信飯店前,陸客們推著行李往飯店裡走來,在家鄉看大陸人是沒話說的親切,可是那種親切是棉裡針,在中國行事我都相當低調,原因在於這個﹝開發中﹞國家發生的種種光怪陸離,我當時對陸客的行徑,幾乎全從報紙中得來的消息,也許有些失真,但中國時報的報導也許夠真實,包括城管打死一名優秀企業家等新聞,最近也揚湯沸沸。阿宗是一個很要好的同學,在旅行社當導遊,過去都跑美線,現在都做陸客的生意,今晚他帶了個湖南團,剛從南部小港上來,第一站要到劍湖山去,晚上就住斗六這家﹝無﹞星級飯店,我真的問阿宗大信是幾星,他笑笑比出五根手指頭搖搖手,這會我知道意思了,是﹝無星﹞級。

大選民進黨在雲林掛了個蛋,這本來也沒什麼,選舉嘛,大家看看熱鬧,不料今晚看熱鬧的不只有我和二個同學,還包括一群陸客,這群陸客推著行李,從他們臉上看到似乎今晚相當愉快,關於陳水扁種種,好像他們比我們懂,臉上一付不得了的神情,一個陸客說,陳水扁要逃亡了,另一個陸客則附和他說:「那可不是,大家都知曉的事了」,陸客講話大聲,似乎忘了他們身在異地,一會罵陳水扁不要臉,一會又稱中視當家主播沈春華,說她人漂亮,氣質佳,只比中央台的主播差一些,席間有人問,沈春華什麼地方人?中國人走到哪都是中國人,特愛問人家哪一省人,我答腔:「福建」,唷福建啊,難怪,我堂嫂也是福建人,說著說著,兩手插著褲口袋,又表現出付大老爺樣。

那是開票的尾聲了,國民黨真的大勝了,大信的櫃台小姐們忙著給陸客們鑰匙,阿宗和我坐大廳沙發上,一陣煙薰的我們二個暈頭,陸客們的煙味和談話聲讓空氣變的有些詭異,一位穿著條紋襯衫的陸客湊了過來,我們正用台灣話聊的興緻,一會罵國民黨,一會罵阿扁,這時陸客打量我,這陸客不簡單,他看著我卻對阿宗說:「晚上有沒有得找人慶祝」阿宗站起來示意他,這裡只是小縣城,沒得找,斗六確實是雲林的縣城,但對陸客說來,縣城是夠大的地方,他表情一付別騙人啦,這裡什麼都有,又問了一次阿宗有沒有姑娘可找,這會阿宗生氣了,當時阿全沒在旁邊,否則這陸客真的會被公幹一番。阿宗回我身旁坐下,我問他那陸客要幹嘛,阿宗用很鄙夷的眼神看著外頭的陸客說:「他們要找小姐而且要台灣的」,大概是要慶祝國民黨勝選吧。

整晚和幾個同學雖然只是見了面聊了一個多小時,但心裡想到那個情景,不能不說是震憾,國民黨勝選了,於是陸客們興高采烈的要來找小姐慶祝,想到這裡就真想罵「XXX」各位看倌,你們相信我眼前的事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autiamding 的頭像
liautiamding

liautiamding

liautiam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